5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3 05:59:4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此,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在美国当翼装教练的Will(绰号)。上周末,两个多月没有跳伞的他又重新开始翱翔天空了,“我虽然不是安安的教练,但我们的圈子很小,得知她出了事我感到非常惋惜,我们失去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伞军朋友。现在每次飞行之前我也在提醒自己,要做更仔细的检查和准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跳伞数据网站BFL统计,从1981年开始,截至2020年1月,玩低空跳伞和翼装的死亡人数为383人。Will向记者介绍到,这个概率不足千分之五,比起网上所说的30%的死亡率低太多了,“我们没有人会拿生命去冒险,30%的死亡率夸张过头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耀宗称,“一国两制”的前提是“一国”,如果“一国”受到破坏,“两制”就不复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修例风波以来,彭定康之流上蹿下跳,颠倒黑白地诋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,恶毒攻击克制执法的香港警察,挑动社会撕裂,践踏法治秩序。在特区各界合力抗疫刚刚取得初步成效的关键时刻,彭定康就急不可耐地跳出来,置香港广大市民的福祉于不顾,老调重弹,故伎重施,唆使香港年轻人继续充当黑暴揽炒势力谋取政治私利的炮灰,煽动对抗保护市民生命财产安全的香港警察,挑拨特区与中央关系,为香港反中乱港势力撑腰打气,甚至无理指责中国政府抗疫的努力和取得的显著成效,公然与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作对,已经并且必将继续遭到世人的唾弃,留下历史的骂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停飞的日子,飞行画面一直在脑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第一种情况,Will认为切断主伞使用备伞在翼装飞行中更常见一些,“因为相对于普通跳伞来说,翼装飞行是水平的运动,如果身体有一点不平衡的话,开伞的时候就容易开歪。我1000多次的翼装经验中,已经切过6次伞。第一次的时候还是非常紧张的,后面习惯了还会先对着自己拍一段视频再切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周末,Will又重新开始他心爱的运动了,“受疫情影响,我已经有两个多月没飞翼装了。但我有1300次左右的翼装经验,并且即使在没有飞翼装的时候,我整个脑海里也都是飞行时的画面,所以这次重新开始并没有给我久别重逢的感觉,我觉得它一直都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ill介绍道,低空翼装的话离地面很近,开伞的高度也低了很多,“一般低空翼装会在峡谷飞一些线路,这样的话还要考虑更复杂的气流和地势,基本是不允许你犯错的,要非常有经验之后才能进行低空翼装的飞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从小就很顽皮,喜欢做危险的事情。”Will在2013年就开始接触跳伞了,那时候正在美国念书的他,心血来潮去玩了一次双人伞,那次之后他就一直念念不忘,在上网查询了跳伞的相关知识后,就立刻报名学习了跳伞,后来在达到200次的要求后,他开始了翼装飞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在天门山所发生的女大学生翼装飞行坠亡事件,让外界对翼装飞行这项小众而又“极度危险”的运动充满了猜测与疑问:这项运动是否是在拿生命开玩笑?玩翼装要花费上百万人民币?这项运动是否有存在的意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