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赛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幸运赛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3 20:22:1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觉得,美国特朗普政府也不会希望中美的经贸脱钩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同玉:我认为,这次疫情期间,形成了一种“上海公卫模式”、一种“上海模式”。在这种模式之下,我们打的是“有准备之仗”,一方面,我们有非常强的科研团队,能够迅速地破解病原微生物、找到病原菌;另一方面,我们有着非常充足的准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例如,建设我们国家的应急学和战略储备中心,未来(可能的)新的疫情出现,我们能够有所储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大家都非常重视公共卫生体系的建设,但是如何能建得好?如何能够战时管用?疫情到来我们随时能战斗、能够打胜仗,这里还有很多值得我们探讨、值得我们研究的地方。全国有很多传染病医院,但这些传染病医院真正到战时发挥的作用有多大?它生存的具体情况如何?能不能在关键时刻站出来?这都是很值得思考的一些话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交学院2014级外交学系学生倪朱仪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之前在写文章时提到,自媒体时代的今天,外交人士面对公众声音,既要了解和尊重民意,又要不唯民意。很多人认为说得对,但也有一些批评的声音。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这些批评的声音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好像不挂钩。不是说人家对我们不好,我们就可以不谦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同玉:对,传染病领域人才的培养也同样重要。我们以前管传染病院叫“丐帮”,我们很多医生都流失了,很多人才都流失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无法有效发挥传染病院的真正作用。所以我们要深挖在背后的原因,迅速弥补这些短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同玉:全国政协委员有些是医药卫生界的人士。在我理解,我们的身份实际上就是代表医药卫生界提出我们界别的一些想法、一些建议,为国家出一点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,不要断。第二个,我们还是要增信释疑,是一说一,是二说二。多讲有利于促进中美关系的话,少讲那些不利于中美关系的话。